• 2008-05-24

    做了个梦

     

    梦中全是中学的样子。梦到分班,我在文科班,身边的同学又有些理科班的同学。我坐得靠后,黑板上的字看不太清。

    我与他们太久没有联系了,我隐隐感到不安。

  • 朱小南同学的影展,无疑是在这个多灾多难的夏天里,南开大学校园中最浪漫的事情之一。

    朱一南个人影展


    我觉得我这么年轻,虽然内心纠结,但还是要回学校看看。回到一座城市的体温中去,回到一座校园的温暖。

     

  • 2008-05-17

    被摧毁的世界

    多少小朋友失去父母双亲,多少父亲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我想此时此刻多少灾民是多么想像从前一样和家人在一起吃一顿普普通通的晚饭,多么想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多少父母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小孩儿乖乖地写功课,又有多少孩子要直面破碎的童年和被摧毁的家园。

  • 2008-05-03

    万能的药

     

    能够医治各种疾苦的药有三味:离开,死亡和爱情。而我现在一无所有。没有能力选择离开,没有勇气面对死亡,没能拥有爱情。摧残了。

  • 2008-04-21

    谷雨时节

     

    下了一天的雨。下午跑出去买书《菊坛旧闻录》约人出去吃烧烤,结果一个都没约到。潇潇寒雨中,竟没人能够同行,倍感凄凉。一路上,这个原本喧嚣的城市突然变得很安静,我的听力水平即刻精进,似乎听到更多城市的细节。也许好久不听耳机音乐的原因吧,我总觉得我的听力渐好。今天穿得太少,否则真要一个人跑去钱粮胡同吃烧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