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24

    做了个梦

     

    梦中全是中学的样子。梦到分班,我在文科班,身边的同学又有些理科班的同学。我坐得靠后,黑板上的字看不太清。

    我与他们太久没有联系了,我隐隐感到不安。

  •  

    回到泰达,打扫寝室,一切归位,两个室友都去深圳谋前程去了,就我一个住。不过电脑总有人在用着。

    傍晚去乐购采购,买了速溶咖啡牛奶啤酒和乌梅。现在乌梅要吃完了!小风吹得真爽,两罐500毫升的啤酒下肚还不错。一罐青啤的山水、一罐艾尔的浓色——都是我没喝过的怪怪啤酒。爱上藕粉糊糊就着绍兴醉鱼的味道,不过醉鱼已经没有了。

    讲一个梦。梦到我大一大二时的室友ZSW,他冲我眦牙笑笑,然我们俩搭档去PK一个很强足球队——其实我俩很少在足球场上配合的,因为他是前锋,我是后幺或者边卫,在篮球场上倒是常常配合。上场之前,我打开鞋盒子,发现我的球鞋两支都是左脚!(我踢球左撇子)妈的,没办法,只能两支脚都穿左脚的鞋了。当然这很不舒服,盘带很难把人过掉——但还是过掉了,这个情况应该来自我潜意识的虚荣心。再后来,就是我费劲巴拉地射了一次门,无功。我在比赛时很少亲自射门。梦醒。

    讲一下这个梦。梦到ZSW,因为听说他搬走了,所以知道回泰达后看不到他了,有些惦念,他前些日子也突然发短信告诉我有点想我。为什么在梦里他要眦牙给我看呢?因为他的两个大门牙有个缝,而我最近关注的一个小女孩儿的门牙也有缝——这可能是我认为她唯一不够唯美的地方,想窜到她去做整形。要是别人的话我可能会直接梦到,凭她和我的关系只能以这种方式在梦里浮现一下了。梦到踢球很简单,因为以前我们要常常踢球或者打球的。鞋的问题嘛,是因为我想买新鞋了而已。别扭的过人和费劲巴拉的射门大概是故事的延续和睡觉时自己压住了自己的腿!

    刚才看那个mm的博客,发现她好像恋爱了。I feel goo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