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泰达,打扫寝室,一切归位,两个室友都去深圳谋前程去了,就我一个住。不过电脑总有人在用着。

    傍晚去乐购采购,买了速溶咖啡牛奶啤酒和乌梅。现在乌梅要吃完了!小风吹得真爽,两罐500毫升的啤酒下肚还不错。一罐青啤的山水、一罐艾尔的浓色——都是我没喝过的怪怪啤酒。爱上藕粉糊糊就着绍兴醉鱼的味道,不过醉鱼已经没有了。

    讲一个梦。梦到我大一大二时的室友ZSW,他冲我眦牙笑笑,然我们俩搭档去PK一个很强足球队——其实我俩很少在足球场上配合的,因为他是前锋,我是后幺或者边卫,在篮球场上倒是常常配合。上场之前,我打开鞋盒子,发现我的球鞋两支都是左脚!(我踢球左撇子)妈的,没办法,只能两支脚都穿左脚的鞋了。当然这很不舒服,盘带很难把人过掉——但还是过掉了,这个情况应该来自我潜意识的虚荣心。再后来,就是我费劲巴拉地射了一次门,无功。我在比赛时很少亲自射门。梦醒。

    讲一下这个梦。梦到ZSW,因为听说他搬走了,所以知道回泰达后看不到他了,有些惦念,他前些日子也突然发短信告诉我有点想我。为什么在梦里他要眦牙给我看呢?因为他的两个大门牙有个缝,而我最近关注的一个小女孩儿的门牙也有缝——这可能是我认为她唯一不够唯美的地方,想窜到她去做整形。要是别人的话我可能会直接梦到,凭她和我的关系只能以这种方式在梦里浮现一下了。梦到踢球很简单,因为以前我们要常常踢球或者打球的。鞋的问题嘛,是因为我想买新鞋了而已。别扭的过人和费劲巴拉的射门大概是故事的延续和睡觉时自己压住了自己的腿!

    刚才看那个mm的博客,发现她好像恋爱了。I feel good !

     

  • 2006-03-21

    城堡

    城堡

     

     

     

    今天在泰达图书馆借了《城堡》。这本书的上一次还书期限是2005年10月4日,与我的生日只差一天。是巧合么,我一直以为生活是隐喻。我只是从三本一模一样的《城堡》中随机挑了一本。我以前只看过卡夫卡的散文,《城堡》我是久闻其名、未谋其面,那天小金花提起,我今天看到就借了。

     

     

     

    从摄影版的相片可以得知,本部的山桃花都开了,可是泰达还没有花开,只是嫩芽出绽。泰达也没有山桃。

     

     

    这些天在开发区、保税区、海洋高新技术开发区转悠,它们不是城市,它们是工业体聚落,我感到了“充满现代感受力的”荒凉感。

     

    今天吃饭的发票中了奖,伍元。

  • 2006-03-16

    泰达优质陪练

    泰达优质陪练

     

    我是泰达优质陪练。

    昨天我做家教,把小胖子从家里接到学院的活动中心“打”了一个小时的羽毛球——与其说“打”,不如说我在创造机会让他发力、跑动并且出汗,因为帮助他减肥是我这个家教的职责之一。后来我和他交换球拍,因为我想用用他的正品尤尼克斯(很老的一款方头,配尤尼克斯BG-65),没想到这一换很是让我心疼。他捡球时经常用拍子在地上拨球,结果我心爱的索牌钛9为此破了相——掉了好几块烤漆!不爽呵……

     

     

    把小胖孩子送回家——其实骑车带他就是帮助我在减肥,他绝对比我带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儿都要沉重——再返回学院时已经过了七点钟,没饭吃了,能吃的就是二楼的那些貌似是饭的东西。我位移到宿舍换了双干爽的袜子,七点半到九点是泰达羽协活动,强悍的我报名了!我饿的不行便去了小商店买了两个热狗上楼打球去了——此时我已经迟到了。我刚进球场一个娇小玲珑的美媚就眼睛闪闪地走向我“你陪我打球吧”,我一看就剩她没有球友了,我说“OK!”于是乎,我就着矿泉水咽下了两个热狗(一个火腿的一个巧克力的),然后陪着这个来自浙江诸暨(她说她家乡的特产是淡水珍珠哈)的美媚打了尽一个小时的教练球——就是给她创造各种绝好机会让她来对我实施进攻~~

     

    在泰达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它消磨你的食欲性欲求知欲,助长你的睡眠欲。

     

     

    你们有谁想减肥么,找我吧。

     

    在实习做市场调研的日子里我再次印证了我对泰达的印象。泰达是荒原,人荒、地荒、情绪荒。

     

    泰达是荒原,工业的荒原。开发区也好、保税区也好,只有一片片的厂房,全用栅栏隔开,把空间区分的很清楚,你的就是你的,我的就是我的。而问题是,没有一个属于你的或我的,我们只是其中的一个角色,“小角色、小人物、小把戏”,我们在其中消耗着。开发区毕竟不是城市,它太理性了。

     

     

    我在准备一组片子,泰达荒原。

  • 2006-02-05

    回到泰达

    回到泰达

     

    昨天晚上又睡多了。这次回到泰达后一定要先抓紧时间办个泰达图书馆的借阅证。少上网,多看书——或者说多上网的同时多看书。打开电脑后不能只看,还要用电脑多写,呵呵。

    天亮了就去买笔或去看看载货架。

    再不拍片没机会了。

    想去潘家园旧货市场。

    下线睡觉了。